美文摘抄网>小说>新编小说>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 第四章 深山筑路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 第四章 深山筑路

大仙墓 74 0 2019-04-02 00:07:22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 第四章  深山筑路

第四章 深山筑路

三月,在长江江畔,春色迷人,正是春意盎然鲜花恕放的季节。抬眼望去,到处是绿油油黄灿灿的一片,更是花的海洋。

山,被翠绿色的柏树、夜花树、枫树、黄荆、火棘、茅草遮盖着,偶见几簇梨树花、李树花,开出的洁白色的花瓣,点缀其间。而在田间与坡地上,油菜花绽放出金灿灿的花蕾,微风吹过,显得格外地妖娆。好似一群豆寇少女在蹁跹一样,尤为耀人眼球。

然而,清晨的太阳刚刚露出头,在上湾院子的大石坝里,一队约有三十多名男女青年组成的民兵队伍,手持木制步枪正在操练。只见大队团支部书记兼民兵排长唐其国,正在用四川话喊着:“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的囗令。这表明,民兵们正在进行早操训练。

恰巧此时,从远处下院子的吊脚楼中,急匆匆地走来一位长脸庞中等个子,身着蓝布衣裳,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刚到训练场,就喊道:“唐其国,停下来,停下来,民兵排的操练暂时停止,我有重要工作要佈置”。

唐其国见状,则不敢待慢,马上下达口令:“立定,向左转,向左看齐,稍息”。见队伍整顿完毕,随后说道:“今天的操练就提前结束了,下面,请大队党支部书记唐仁凤佈置工作”。

唐仁凤立即走到队伍中央,说道:“大家辛苦了,经过大队党支部研究,现在我给大家佈置一项重要的任务,请大家踊跃报名。”

“上级要求我们,原则上以大队民兵排的组织形式,组建30名民工队伍,去方斗山的青草坡、胡家大湾,执行修筑南(宾)--临(江)公路的任务。我们临江公社所承担的那节路段,要求在两年内必须完成”。

随后,他详细地介绍了南宾县委、县政府的决定,就打通这条横贯南北大动脉运输线的重要性、必要性、迫切性,以及具体任务的分配和安排情况。

他的话音刚落,站在队伍中的民兵班长唐华,首先就举起手来。他说道:“我响应大队党支部的号召,报名参加承担修公路的任务”。在唐华的带动下,陆续又有近20名民兵报了名,都愿意参加执行修公路的任务。

唐仁凤见大家这么积极响应,心里很是高兴,他就笑着说道:“嗯,很好嘛,不愧是有觉悟的青年民兵,就是不怕苦不怕累。尤其是唐华,是第一个响应党支部号召报名的,特别值得表扬。”

最后,他又作了具体要求:“请唐华等已报名的20位同志,回家去后,做好携带背头、锄头、钯梭、被条、衣物的准备,每个人要背二十斤枯草去山上铺床,然后,由我亲自带队,汇同大队其他人员明早一同出发,赶往青草坡工地接受任务”。

第二天一大早,全大队29名男性青年民兵,就各自背上衣被、枯草、锄头等工具,集中在大石坝等待出发了。这时,大队党支部书记唐仁凤也到了,他见人数到齐,而且也按要求带好了所需的衣被和工具,脸上露出了满意地笑容。

随着他一声:“出发”指令地发出,队伍就从上湾院子启程,向数十里外隐隐可见的大山--方斗山,青草坡方向奔去。

这支规模不大的队伍,沿着历史上的“巴盐大道”前行。由于每个人都背着四、五十斤的行装,所以每步行一个多小时,都要坐下来喘喘气歇歇脚。途中经南溪场、靠山场、蛟鱼口,即到了青草坡的山脚下。

此时,唐华抬首一看,熟悉而闻名的“巴盐大道”,又展现在他们的眼前了,心中不由得一阵阵的激动。

只见,沿着方斗山的山腰脊的流水沟,用青石块沿山脊垒起的,约两米宽的一条大道,由山脚向山顶盘旋而上,弯弯曲曲逶延陡峭。活像一条蟒蛇盘旋在山上一样,很是壮观,更让人赞叹不已。

这时,唐华自然被这一独特的,历史文化奇观所震憾,也许是他原来,曾多次走过这条巴盐古道的原故,而触景生情吧。不觉有了些诗兴,竞情不自禁地吟起了他即兴吟作的诗歌来。

我执一抹敬畏的心情,

佇立在历史的拐角上,

轻盈着春天的飘香

与和煦的阳光,

凝视着这条闻名遐迩,

宛如长虹

蜿蜒千里,

跨越川鄂湘黔的“巴盐古道”。

轻轻地,

轻轻地,

抚摸着你那

数千年的历史沧桑,

我仿佛在遐幻中看到,

在古老的忠州凃井盐厂,

在长江古渡囗船上,

在狭窄陡峭的古盐道上。

一队队,

一群群,

土家汉子身着破衣裳,

脚蹬草鞋拄着背拄,

背上沉重的盐巴扁背。

在顶着寒暑冒着风雪,

宛若身载“三座大山”,

汗水合着扁背裂伤。

在艰难地向前爬涉,

劳累中释放出的,

声嘶力竭的喊叫,

一步一嘿,一步一嘿,

宛如是嘶吼出的,

“川江号子”,

仿佛又是演奏的,

“黄河大合唱”。

一直悲壮的,

在高山峡谷中久久地回荡......

此时,大家听到唐华在苦中作乐中吟出的诗歌,不禁齐声地喝彩,都很赞佩唐华的才华。

然而,作为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唐仁凤,则更是感到惊奇。他无不感慨地说道:“唐华,我平时还真没有看出来,你这个小兄弟不简单哟,还能吟出这么有情感的诗来。既有诗情意境,又抒发歌颂了这条古老的‘巴盐大道’。好,好,好,你真是我们大队的才俊啦!”

话说,一行人沿着“巴盐大道”走走歇歇,不觉已爬上了山腰。随即离开了这条“巴盐大道”,向左拐进入一条羊肠小道,又行走了约半个小时的山路,即到达了南溪公社修路指挥所。

支书唐仁凤前去报到,领受了任务后,就带领唐华他们到分配的住宿地点,大家放下衣被、工具,就在山腰一个院子的房内,在木楼板上用带去的枯草,加上砍的松树作床架,就铺了一个大铺,这就算安顿下来了。

吃过午饭后,支书又带领这批29名民工赶往工地,待明确了修路的路段后,大家就以班为单位,正式开始挖土施工了。

在方斗山深山修路,确实是一项非常艰辛的工作,不但工作条件差,而且,那时也根本没有挖掘机、推土机,之类的机械设备。只能靠人工,将地面上的树和杂草砍掉铲平后,用锄头、耙梭将土清理干净,使崖石裸露出来,才好进行下一步的施工。

然后,用大锤和钢钎打出一个个炮眼,再用炸药将崖石炸开后,才又以人工清理出路基,再才铺上片石盖上泥土,又才将碎石铺上,这才算完成了公路的毛基。

而后,要经技术员检验合格后,才可等待公社统一组织五、六十人的队伍,用粗壮的绳子,栓在重达数吨的大石滚上,前后拉着,多次反复碾压路基。经石滚将泥土和碎石,碾压到粘合在一起,路基被碾压平坦后才算完工。

同时,生活条件也非常简陋,虽然吃的是大米饭,但山上没有新鲜蔬菜,每天只好用干青菜煮米汤,当菜下饭。

但由于修公路劳动强度大,消耗自然也就快些,经常是吃了饭上工地劳动不久,即肚子饿了。所以,大家就急中生智,利用中途休息时间,跑到附近松树林子里拣拾菌子。然后,将菌子用山水洗干净后,在山上拣些干树枝,再用三块石头将瓦钵支起,将菌子煮来大家充饥。

然而,住宿的条件更差,尤其是冬季,山上到处是堆积的雪,温度降至零下二十度左右,寒风吹来格外的刺骨。夜里,大家躺在枯草上,身上只盖了一床薄薄的被子,往往冻得人们直打抖。

而上工往返的那条路上,与在施工中放炮时,同样处于危险之中。途中要经过楠丫口处的喳口石,喳口石悬崖陡峭,一旦放炮后,大量的石头就顺着悬崖陡峭的斜坡滚下来,堆积在一起。路过时,如稍躲闪不及,就会被滚下来的石头砸倒,轻者导致残废,重者将失去生命。

深山修路,虽然千难万险,但唐华并没有畏惧这些困难而退缩。而是把它当着人生的一种历练,当成是党组织,交给他的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去完成。

所以,尽管年纪仅十五岁的他,依然带领着全班九名民工,不畏艰险勤奋地工作。在规定的一年半的时间内,与全公社民工们一道,顺利地完成了青草坡、胡家大湾,两处工段的筑路任务。

唐华,由于在修路工作中表现特别优秀,而受到了南宾县工程指挥部的表彰。并于一九六五年十月一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请看第五章 寻梦人生。

标签: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