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小说>新编小说>第一章 春雨润物

第一章 春雨润物

天则战记 80 0 2019-03-30 00:18:47
第一章 春雨润物

第一章 春雨润物

古诗曰:“一任流年似水东,莲华凋处孕莲蓬。天池若有人相待,何惧扶摇九万风。”

岁月悠悠,似水流年。人生,就犹如一条湍荡不息的河流,向着东方的大海奔腾而去,万里征程,只为去寻找浩瀚的归宿。岁月,在充满着艰辛和渴望的人生路上,演绎着,一幕幕激动人心荡气回肠的故事。他伴随着风雨的风铃声,迈着急促地脚步,向人们迎面走來。

话说,民国时期的一九三八年农历三月十九日, 即公元1949年4月16日。这一天的傍晚,在川江省的川东地区,已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沿江两岸的树林和竹林,也纷纷被压得弯曲了下來,随风左右晃动,这可是立春以来的第一场雨。

在长江中游南岸的溪囗,在山坳的田间和地头,早己干枯的麦苗在雨水的滋润下,也渐渐地抬起了头抻直了腰,正舒展着身躯。

难怪,村民们都在说: “好大一场春雨呀,真是喜雨,及时雨啦,自入冬以来,一直未下过这么透彻的雨水了。旱田和坡地的麦苗都快要干死了,水稻种子也未撒在秧田里,如果没有这场雨,恐怕今年就无法耕种收获了”!

然而,就在这一天的晚饭后,在长江中游南岸临江的半山腰平坎处,有一个只有八、九户农家的小院子,叫河嘴院子。

在一排用木柱,与篾块穿织起的吊脚楼正宅的末端,住着一户家塗四壁的唐姓人家。户主名叫唐逸伟,中等身材,约有五十来岁,配附一幅憨厚的圆脸庞,身穿一件粗蓝布长衫褂子,头上包着一条白色土布帕子。正在屋内土平地上,背着双手,正焦急地来回走动。

而在虚掩着破木板门的内屋,几个二十及十几岁的女子,则在一张铺满了稻草,和破烂不堪的竹席床边。呼喊着: “妈 , 用力噻, 用力噻,快点用力啦,都快出来了。”

而此时,她们全然未顾及外面下的那场春雨,全家人都在为一个新的生命的降临,而忙碌着,甚至焦急地等待着……

随着天空中,“刹、刹”地两声震耳欲聋的雷电声,顿时,将村头旁边,偌大一颗呈伞状型的黄角树劈成了两瓣。然而,恰巧这时,屋内也传出了“哇哇”地啼哭声。一个新的男娃二,终于降临到这户贫寒之家了,一家人终于松了口气。

而站在一旁的父亲唐逸伟,面对内屋生产的妇女,埋怨道: “苑正阑,你这是何苦呢?本来我们这个家人口多,耕种的田土又少, 已有七个子女了。吃了上顿还愁下顿,过了今天还愁明天哩,你现在又生一个,叫我怎么办讪” ?

而卧床在内屋的苑正阑,听到她的男人这一番话,很是生气, 硬撑着十分脆弱的身子,在内屋有气无力地答道: “唐逸伟,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怀胎十个月容易吗?我怀有身孕这几个月,田里坡上的活路,纺纱织布挑水煮饭,我那样没有做?生都生下来了,他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难道你把他丢到长江去溺死? 多一个小儿娃子又怎样?不过苦些累些咯嘛,还是要拖起走讪”。

在那时的农村,就通常而言,新生命的降临, 也算是添人进口,本应是一件好事喜事。但在川东地区临近解放的“国统区”,对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而言,却并非是一件好事。

因为那时,深受国民党反动政府多年苛捐杂税的盘剥,已压得普通老百姓家庭,已无法喘息和生存了。哪还容得下又添人进口?这那是什么好事,分明是雪上加霜啊。有这样的叹息与埋怨,有如此的忧愁和耽心,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吧?

这与其说,是埋怨和忧愁,是对当时社会的一种无奈。倒不如说,这是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血泪控诉,或许更恰当一些吧?!

第二天早晨,雨停了,天空也晴朗了,层层叠叠的霭雾,恰似一帧帧洁白如雪的幔纱。从山羊寨的山顶环绕一圈后,又与长江江面上的水蒸气融为一体,悠然地飘上了大江江面的上空。

红彤彤的太阳,也悄悄地从山羊寨的丫口,露出了笑脸。晨曦的霞光光芒四射,照耀在山寨和原野溪流,与长江湍流的江面上,也照在人们苦涩而消瘦的脸庞上。

这时,这个小院落,与邻近不足三百米远的院子的人们,似乎已知晓,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对于一个新的生命的降临,仍然是视为是一种喜事,纷纷从简陋的家中涌出,前往唐逸伟家中道喜朝贺。

有的用撮箕装着鸡蛋,有的用木升端着阴米, 还有的用碗装着捞糟和红糖。一个个从苦涩的脸庞中,勉强地露出淡淡地笑容,前去道喜并探视其母子。他们都是唐氏家族中的远房长辈,或堂兄堂弟与同祠侄子。

在这群人中, 自然要数唐逸伟的堂弟,人称“烂龙”的唐逸龙了, 他算是在这方圆数十里范围内,是最有文化最有见识的人了。

他出生于富裕中农家庭,曾读过几年私塾,又在临江乡政府当过师爷(文书兼幕僚)。之后,在本地担任保甲长,善于谋划和算计,所以,人们称他为“烂龙”的雅号。

却说,“烂龙”唐逸龙,他是最讲究,也是最爱面子的人。 此时他也不甘落后,毕竞他与唐逸伟是堂兄弟,若不率先探视,恐难免日后给人留下口实。

所以,他也急忙从厢房走了出来,携其妻子唐李氏及其子唐其亨、唐新河,来到唐逸伟家探视。大家见“烂龙”到来,慑于他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自然恭敬地让出地方,让他领先在前。

此时,“烂龙”见大家这么敬重他,心情十分地愉悦,加之,他又是这家人的堂弟,自然也表现出非常热情和亲切的样子。

其妻唐李氏,是一位非常善良厚道之人,平常又与堂嫂苑正阑关系处得十分融洽和谐。加之,堂嫂又刚生产正值月中,同性之人自然方便说些体已话。所以,她倾身与其堂嫂苑正阑,问安说些私房话。而在一侧的“烂龙”,却等之不及了,也迫不急待地走向前去,抱起膙胞中的婴儿就端详个不停。

他将婴儿抬了抬,然后又观其面容头额和五观,他将婴儿放回堂嫂怀中后。才对众人说:“你们知道讪,我说昨晚雷公,怎么把院子旁边的黄角树都劈断了,原来是‘文曲星下凡’了”。

“你们听说过没有?传说河对岸平山坝的名门望族马家,在生马老二(人们猜想,或许是后来的文化名人马××)时,也是这样的天象哦”!

正当大家都感到惊愕之时,他话风一转,又说道:“古言说的好,‘寒门出贵子’嘛, 这个娃二,虽然体重可能只有五斤不到六斤,体型瘦小而抽条,观其面容相貌,却是眉清眼秀端庄,眉宇间透露出聪慧伶俐,两目不停地转动,显现了他的善性悟性极强。”

然后,他又说到:“我把话搁在这里,你们今后就知道咯, 只要稍加调教,今后这个娃二必成大器哟”。

随后,他又转过身来,对身后的堂兄唐逸伟说道: “堂兄, 你好有福气呵,这个娃二是个好苗苗,你要倾其所有好好地教养他。说不定,将来他是很有出息的,也可能文武兼备出仕做官, 也可能在翰墨文才方面有所造诣,你家光宗耀祖就靠他啰”。

然后,他对唐逸伟说道: “堂兄,你给他取名字了没有”? 唐逸伟答道: “你知道我没文化,上头几个娃二的名字, 都是私塾先生‘宜胡子’取的,还是麻烦你老弟给他取个名字吧?”

“烂龙”嗯了一声,沉思良久,又才说道: “看这个样子行不行?先给他取个乳名吧,这样叫起来既亲切又方便,至于他的大名嘛,我可不敢取,还是待他长几年启蒙读书时,由老师给他起吧”。

然后,他又说: “那么,给他取什么乳名好呢?我认为,还是要按我们土家人的风俗习惯,他是你们家中最细小的娃二,就叫他‘幺佬’吧”。

唐逸伟及在屋内的众人见状,甚是满意,大家异囗同声地说: 好,好, 就叫他幺佬好些,穷人家的娃二,取个俗名好带些。”

唐逸伟,见大家都如此恭维看好他的新生儿子,才从苦伤着地脸中,挤出几分的笑容。转身,对堂弟唐逸龙和众族人说道:“感谢大家的吉言,幺佬今后有没有出息,就看他各自地造化了”。

然后,就对众人说:“改天我请大家吃‘满月酒’哈”。堂弟唐逸龙和众族人随声附合道:“要得,要得,到时候我们再来恭贺,我们还要感谢你们家啰,是你们家的幺佬,给我们带来的这场喜雨哟”!

请看第二章寒门子弟。

标签: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