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杂谈文章>老屯的老味道

老屯的老味道

逆天征道短文学 911 0 2019-05-07 11:20:23

领袖的出生地称故居,名人的出生地称故乡,我的出生地叫老屯。

老屯离四平很近,北行30公里,郭家店乡石槽沟村柴家屯。1955年农历正月初七,我就出生在这个屯子里。1958年,我们全家搬到了四平,但我的叔叔、姑姑和我们家的祖坟还在那里,因此父亲、母亲时常带着我去老屯上坟、走亲戚。上学以后,每到寒暑假期,我都要去老屯的叔叔、姑姑家住上一阵子。

至今,60来年的岁月过去了,老屯的老房子没了,老屯的老辈人没了,老屯的老味道也没了,真的让人叹息。

我最怀念的是老屯的老味道。味道这东西无影无踪,只是一种嗅觉感应,现在人很难理解我怀念的到底是什么?

我怀念老屯那风的味道。春天的风携着泥土的芳香,夏天的风携着野花的清香,秋天的风携着野蒿的浓香。无论什么时候来到老屯,老屯的风都携着醉人的香味扑面而来。老屯风的味道是环境造就的。那时,老屯的庄稼地没有现在这么密集,每片庄稼地之间都隔着一块空地,空地上长满了各种野花、野草、野蒿。乡路很宽,都是土路,路两边也长满了野花、野草、野蒿。那时也不使用化肥、除草剂,成片的野花、野草、野蒿与庄稼共生共长,花香、草香、蒿香弥漫在空气中,风携带着这些味道向人们吹拂着,让人们感觉到风的亲切、风的可爱、风的馨香。小时候回老屯,从郭家店下火车,撒腿就往山上跑,上了山坡就看到了老屯的房子,就闻到了老屯风的味道。

我怀念老屯那炊烟的味道。特别是冬天的早晨,站在山坡上看老屯,老屯就像仙境一般。一座座黑乎乎的泥草房,被挂着银白霜花的玉树环抱着,玉树和房子上面飘动着一缕缕白纱巾一样的炊烟。随着你越走越近,那炊烟的味道浸入到了你的鼻孔,清新的空气里混合着微微的蒿草香,很好闻。那时的老屯人家煮饭做菜没有烧煤的,烧的都是蒿草,排放出的烟尘中没有硝和硫,没有刺鼻的味道。记得中医有一种蒿草香熏疗法,不知老屯那蒿草燃烧的味道是否可以治病呢?反正那时候老屯人没有患肺癌的。那时候的老屯时常炊烟缭绕,都觉得是自然平常的现象,人们没有任何反应。不像现在,烟雾一来就恐慌,一出户外就戴口罩。我真的好喜欢老屯那一缕缕含着蒿草味的炊烟,现在老屯的燃料已经改变了,那样的味道恐怕再也不会有了。

我怀念老屯一些吃的味道。苞米成熟了,掰几穗,扒去皮,削几根树枝做钎子,一头扎入苞米芯,一头扎在地下,抱一捆干蒿草,把轧在地下的苞米埋起来,点着火,烧起来,等蒿草燃尽了,苞米也烧熟了,拿起一棒,磕掉灰,直接啃,那味道真叫绝。黄豆收割了,抱一捆,找块空地放下,用火点起来,等豆杆、豆荚烧没了,黄豆粒就熟了,捡出来就吃,真香啊。冬天里,农闲了,老屯人家为节省粮食,都改吃两顿饭,小孩子淘气消化快,一到晚上就饿得睡不着觉,大人就到仓房里拿冻豆包,到菜窖里掏土豆,埋到取暖的火盆里,火盆里装的都是从灶坑里扒出来的带火的草木灰,豆包和土豆在火盆里埋上几个时辰就熟了,那可比现在的烙粘饼、烤薯片好吃。还有黑铁锅炖鲤鱼、炖菜锅贴大饼子,鲜玉米压碴条……,好多好多吃的味道,让人终生难忘。

如今,老屯的摸样变了,老屯的味道变了,老屯的老味道只是留在我的记忆里。

标签: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