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杂谈文章>主任

主任

灵蛇传奇短文学 86 0 2019-04-03 09:42:24

很久没有跟主任打交道了,自从不做助管后。

记忆里的她很高,很有气场,往往我拿着材料去找她签字或者盖章,才上二楼我的脑子里就出现了她的面容,严肃紧绷,我的腿就会下意识地放慢速度,等我好不容易踱到她办公室门口时,我还得调整下呼吸。几个深呼吸后,我敲门,等着一声沉稳有力的“进来”在空气中荡开后,我开门进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以往挺机灵的我现在只会连声诺诺了。

我拿着上个年级的所有自我评价表格,想请主任盖章,可是主任却拿着每张表格都正反面地仔细看着,我在一旁,悄悄背手捏着衣角,希望这仔细的审查快点过去。

可惜,总有那么些不对自己负责的学长学姐,想要糊弄自己,主任拿着一张表格看了三四次,终于忍不住抖着表格看向我,问:“你说这种表格我能给它盖章么?你看看这都什么格式?”我仔细看了看,那表格上黑色的笔迹时粗时细,并且并不工整。我还未来得及答话,主任就怒其不争地气道:“这种字迹用人单位看了能入眼么?对自己一点都不负责任!”我一脸小心,向伸手接住这章在空气中颤抖的表格,主任她这时却平息了怒气,声音恢复了正常的音量和音高,带着丝丝无奈,从抽屉里拿出公章,一边摇头,一边用力地一个接一个地盖章,我在一旁闪过一丝终于过关的愉悦,身体也利索地前倾,帮忙整理好盖好章的表格。

等到最后一张拿到我手里时,她的力气仿佛被盖章这个简单的举动抽走了大部分,歪着头问我:“我这是为了他们好,严格要求,以后进了社会谁还这么惯着?你说是吧?”

我低了身子,点头,她面容划过一丝岁月的痕迹,难得的细纹里满是为人父母的担忧。我收好表格,说声谢谢主人,快快退了出去。

而今,她也是歪着头出现在学院自习室里,一只手还扒拉着门框,俏皮的像个少女,自习室里就两个人,我和抠。她的那声“帮我去知行楼取个资料呗!”不知对谁说,我愣了下,还是站起来了,相聚大概4米,我回了声“好的。”她见有人搭腔,笑得更开心了,马尾高高地转身离开,留下句洋溢着满足的地址“知行楼521郭老师啊!”

我本就是下意识地条件反射,回过神来,我对着还在翻译的抠苦笑了下,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不常来学院自习室的原因,除了会遇见导师查岗外还会遇见各种意料之外的领导、老师随时发排各种意料之外的任务或工作。

我是走在孔子像前的林荫大道上才想起去年我也被这么指使过,当时还是和一个姑娘一起去外籍餐厅搬的花盆。意想不到吧,不过好在花盆不大,而且那姑娘还有一辆自行车可作为运输工具,供我们上坡下坎。后来才知道,我是碰巧给主任送材料才被叫着做事的,而那位我原本以为是主任办公室的助管的姑娘则是大三代人办事才被截住的。我们一手扶着车,一手扶着花盆,在大风天里闲聊,“那主任她怎么知道你有车的?”我好奇地问她,“嗨,还不是我蠢,我跟她说的呗。”那女生一头短发,十足假小子样,说话也很是直白,“我材料还没给我办理好,就像让我来取快递,我当然不能拒绝,只好速战速决,我就跟她说我有车,再来个人帮忙就可以搬!”哦,我在风中的回应拖了个长音。

取了资料,我心想这么回去实在太浪费我自己了,于是打了个电话给抠,她刚好有快递在外籍,我说我一道取了吧,你给我发取货码。她先问我资料好拿不,待我叫她被担心后,她便爽快地发给我短信。

等我地回到办公室交给主任资料时,她已经坐着和单一老师聊天了。

或许是等得太久了,她起身接过资料时,不发一言。我气喘吁吁地关上门,掩上了夕阳下她孤高而冷清的背影。

我听班长说再过几年主任就要退休了。顿时觉得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的女王也就没有了刺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