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散文>优美散文>春天的偶遇

春天的偶遇

幻神之狐短文学 102 0 2019-03-17 14:03:07

艳遇的最佳去处是丽江,而偶遇的最佳时节则是春天!

匆匆的吃过那碗脆滑麻爽的哨子面,邀约了我的伙伴(锄头和袋子)趁天气还好、趁春光无限,把心情调整到快乐频道,携着清风、晨雾、山雀,在那起伏绵延、峰峦叠嶂、云雾缭绕的大山深处去等待、去找寻、去邂逅春天的偶遇。

走进那条幽深静谧的山沟,外面的世界就只剩一线天了。小路潮湿溜滑,两旁生长的野竹舒展着细长的手臂,把并不算宽的小路挤成了巴掌宽的一条曲线,慢慢向上延伸。长满青苔的石头忽闪忽闪的横七竖八的斜卧在高低起伏的小径上。去年的枯叶还在路面上憨睡,昨夜的雨水浸湿了它们的衣裳,还没来得及晾晒的它们正迎着我们迈动的双腿。双脚落在上面,那份柔软、那份脆实,分外惬爽。当身体的重量还未完全落在脚尖时,那枯草和残叶将吸了一夜的水拼命的挤出,喷洒在鞋边、脚邦,甚至连鞋面也不放过。“咕嗤咕嗤”的韵律错落有致、单一齐整、旋律悠扬,在空寂宁静的山谷间回荡。

燃烧着“卡路里”,一路前行,汗水湿透了内衣,汗珠沁出了额头。终于到达了头顶上的那个山坳。豁然开朗,一切尽收眼底。一股清凉的夹杂着清新花香的风经鼻吹入心里,顿感畅意,途中的疲劳也消融了许多。当我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一阵窃喜跃上心头,默默地立在原地,屏住呼吸,将眼的触角伸向四面八方。满山遍野的白镶嵌在满山遍野的墨绿之间,一片片的墨绿和一片片的白融合在一起,一切是那样祥和、那样融洽,显得那样的相得益彰。悬崖上、峭壁旁、中、土坎上,一树一树的野樱花竞相争放,像夏夜里满天的繁星闪着明亮的眼睛散落在碧蓝的苍穹,又像是无数的珠宝撒落在碧翠的桑田。几丝薄雾飘在山腰上,像是给山献上了洁白的哈达。花儿们似乎在咬着劲儿,对面山坡上的开得更艳一些,纯白的、浅粉的两种花色交织在一起,它们过着优雅的二人世界,把纷繁扰绕的复杂社会抛到九霄云外。

要想与野樱花合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必须得静心观察、比较、小心、谨慎,多费几多周折。那生在悬崖峭壁上的樱花只能望而却步,长在棘荆丛中的也只有奋力一搏。四周没有路,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和乱象环生的刺藤、巴茅、一些叫不出名的苗木胡绕蛮缠在一起,没有一点缝隙。阳光见了它,绕路;流水见了它,回头。就是那根阿妈手中的绣花针,也难穿过它嫩绿的肚皮。更别说我了。不过,既然心意已决,那就朝着目标前进吧。搬弯那弱小的树枝,双脚踩偏那比人还高的巴茅,让身子慢慢的钻过去,不过你还得非常留意旁边的刺条,并且要眼观六路,聚精凝神。稍有分心,后果也就严重了,不是“挂彩”就是“挂花”。那回家的滋味就不好说了。终于,站在了那棵樱桃树下,隆起鼻接近那散发淡雅清香的花辨,让心来一次飞翔;举起手机,让洁白素雅的那朵野樱花、那簇野樱花、那枝野樱花、那树野樱花与我同框。

最闲不住的还数那些跳上蹦下、身材窈窕、嘴尖轻挑的画眉了。它们一群从这棵树蹦到那棵树,从这枝跳到那枝,在树上忙个不停。它们是跳跃高手,捕捉能手,世界上最出色的美食专家。它们善于等待、善于表演;那闪动的翅膀、轻快的身影、跃动的脚步、犀利的双眼、锐利的嘴尖,正在构筑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觅食之战。那前来享受新鲜美味佳肴、飨大餐的蚊虫,让人迷醉的清甜爽口的花粉还未来得来品尝,甚至还未来得及偶遇,就成了它的盘中餐、腹中食,也就成了它的偶遇了。

野樱花开了,开得那样洁白无瑕、妩媚动人、艳丽清雅、端庄高贵、清新脱俗;野樱花开了,开在人们的脸上,荡在孩子们的心里。野樱花开了,人代会也胜利闭幕了,“劳动”的春天来了,人们致富奔小康的脚步近了。

野樱花,点缀在青山绿水之间,成了人们心里的一道靓丽风景!

标签:春天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