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散文>散文随笔>妻子与水仙

妻子与水仙

超级英雄短文学 44 0 2019-04-01 21:11:52

妻子本非爱花之人,每每碰到我买花或看花,总和小儿予以笑之,花痴或树疯子……随口而出。我是从不计较,因为爱花,所以即使节衣缩食也要添置几盆心爱之花。小城小,花少,总盼着能来几盆家中未有之花。

一日,妻子回家,看着妻子手里拿着一盆水仙,我甚为感动,原来妻子爱我才买花,或是受我影响才爱花。没想到妻子也爱花,只是不表现出来,我才知道爱花之人不一定折花、买花。小小的水仙站在直径约十多厘米、一指高的玻璃小盆里。黝黑粗糙似大蒜瓣的花座里长着几根如蒜苗的叶子,我想:“水仙不开花,装蒜如此是也。”不认真细致的看,还难以分别。

起初的日子里,天气晴朗,阳光还似入秋,暖和的太阳透过窗子,照得水仙长得很快,一天一天疯长,才半月水仙叶子就长到三十厘米以上,过高过嫩,花径难以支撑花叶,花叶开始低垂,折断常有之,心里时看时伤,友人支招用一根绳线捆起来,抱团不易折断,试之如旧,怕心伤暂离视线。一月不见,在风雪天过后,抽出几根绿茎,茎端含着几个花苞,原以为花要开了,心情又愉快起来。没想到一天天过去,只是花苞不断长大,膨胀,但终究没有冲破花苞。心情就这样在生活中一天喜,一天忧,一天盼望中度过。

读到李渔的《水仙》,才知水仙要在春天里开,冬季不开。看其把花视为命也,春夏秋冬各有所爱,不得不敬佩有加。当读到“无此四花,是无命也。一季夺予一花,是夺予一季之命……宁短一岁之寿,勿减一岁之花。”何其感动,何其爱怜。生命和花融为一体,人为化活,花为人开。我才更感惭愧,我爱花节衣缩食舌钱就觉得很爱花,是个爱花之人。看后才知,不敢言爱花,只愿水仙寒冬之后及早绽放。屋小,梅花不能入家,水仙该是家室第一花。或许花开,人颜中也会添几分喜气和乐意。有时,快乐还需要外物的引发。

冬雨还在窗外下着,水仙这样一个有着灵性的名字,有灵性的花儿,会冷吗?会顶不住严寒吗?今年的冬天还长吗?在我的心里,问题总是伴着阴雨天气。夏雨凉快冬雨冷,丝丝寒意总是侵袭着脸蛋。冬天深了,春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