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日记>情感日记>那些和美丽一起的日子

那些和美丽一起的日子

超品药师 52 0 2013-09-30 08:39:44

有一种花,开得不艳,却让你牢牢的移不开视线;有一把伞,样子平凡,却让你即使雨停了,也不想收捡;有一类人,说不出太多的优点,却让你在生活中常常静静怀念;有一份友谊,希望到永远,即使青丝成白发,也在心底深处余香绵延。——题记

人生是一种缘,你刻意追求的东西或许终身得不到,而你不曾期待的灿烂反而会在你的淡泊从容中而至。初遇美丽的情景,记忆被时间涂抹,零碎拾起的只有,我误将她弟弟当做了她的男友,后来提起时,还一本正经的大赞,那真是一帅小伙。在她身上,发生的我干的那些没心没肺的冷事,常常在传播途中失控,后来想想,亏得她不是小肚鸡肠,否则,早已从我的世界像他们一样速速逃亡。

三年前后同窗,三年室友时光,三年生活共享,一个三年,看似漫长,晃眼,也不过刹那时光。总以为时间很长,毕业很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上课时候,肆无忌惮的在桌底将手机键盘按得夸夸只响;一本杂志可以乐此不彼翻过一个早上;听见老头在家电课上的酸辣土豆丝,可以笑的前俯后仰;去食堂的路上,回头,总能看见一群群熟悉的脸庞;林荫小道上,还有几个小男孩,傻傻的把美丽你张望。时光流淌,岁月的留痕在每个女孩的心上,你从我们的“beautiful”逐渐升级到学弟学妹的“美丽姐”,我才光荣的意识到,青春初涉的路上,时光已经狠狠给了我们一巴掌。

这一巴掌,比心里任何所谓的伤都更痛,敲醒了白日还昏睡在梦里的姑娘,不在沉浸失恋的悲伤,回归往日自强的模样,课堂继续犯傻装样,恍惚的神情让人触不到你的所思所想。因此,无比光荣的被增添又一绰号“恍惚”。周内的时光,诺小的校园,容不下我们朝气四射的目光,一次次的踏遍辛家庙,那个烂市场,买点水果,购点小吃,打道回府的路上,你定要贪婪的东张西望;一遍遍的奔向大明宫,那个曾经很似空旷的地方,一身休闲装,一个简练的马尾,后面还跟了个悠哉步行的姑娘,牡丹花开,细柳折枝,青草芬芳,吸引了她的心房,而你就屁颠屁颠的扭着屁股,自我陶醉在减肥的路上,其实想说,你真不胖。周末借着耀眼的灯红酒绿,我们可以从南大街逛到北大街,从东大街乐呵到西大街,也许为了一件适合的衣裳,也许为了浪费这本该幸福的时光,更也许只是因为没有方向。我喜欢站在“文武盛地”前,顿空思想,只是静静的看着,痴痴的望着,这里除去金碧辉煌,曾经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可我从来没跟你停留过那里,因为站在那里,我们就隔断了沟通的桥梁。

曾经一度的以为,这只是个现实的丫头,为了生活,为了所谓的前程,才会在很多时候显得那么要强,在很多时候给人一种很不靠谱的假象。可是事实在去了你家以后,全变了模样,家里的你,勤劳节俭,厅里堂外,上下其手,井井有条,令人大大赞赏。阿姨叔叔总是在把好碗筷和桌椅的时候,漱了手,上了桌,火聊村里村外,和接下来该做点啥,时不时批批他哥,说说她弟,再有意无意的将话题望我的家乡汉中转转,你话不多,但从头到尾插得入,接的巧。每次吃饭,总是海片,每次吃饭,笑声不断,每次吃饭,都是你摆桌弄椅,毫无怨言。光这,自叹不如,还有点羡慕嫉妒,因为我,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微乎及微。

饭后百步走,踩着夕阳,看着五月的漫野芬芳。心旷神怡,也不过如此,清风拂过秀发,前面女孩的发稍飘来浓浓的飘柔香味,公路两岸整齐的白杨,哨兵一样的直立,望不到尽头的笔直公路开始有了轻微的上升弧度,远见一男一女,不知低估什么,旁出还有些人,时不时望向他们。美丽说,他们在相亲,这个地方很多人来相亲的。当时很想观个结果,可我们是忙里偷闲的兜风,揣着新奇,继续前进。去的路上,因为有上坡,她果断的要求载我,回的路上,抢过单车,一路直飙,她在后面,快乐的大叫,我在想,要是快乐的路没有尽头该多好。这样,两个傻姑娘,就可以不用装的那么坚强,不用装的那么不可阻挡,只做幸福的小鸟,即使不可嬉笑丛林,也当在这样的田野,欢声歌唱。

午后斜阳长,是否它也想再久一点的把玩世间风光。回到家,我随她洋洋洒洒坐到了电视机前,不到三分钟,伙便轻留了,陪着正给她织嫁妆的母亲欢声笑语去了。好像听说,他们这里有习俗,给女儿织的床单被套越多,女儿就越幸福,所以,织那些嫁妆已是阿姨近几个月的工作了。听着她们时不时的打趣对笑声,胃里一股脑儿的酸,记不清,到底多久没有碰过妈妈了。转身,我也走了过去,背后,留下了一个拉长不到一米六五的凄凉影子悄悄的自怨自艾。

荷花谢了菊黄,太匆匆。十月的太阳,最能温暖心房,可为何,摸着,还是那么凉。托高中同学的福,报了办公软件培训,周末的时光,都被培训给霸占了,日子很充实,岁月很清淡,梧桐开的很慢。美丽的身影,在我的生活里风平浪静了好几个月,我的全门心思都给了未来,给了以后的工作。啃着书本,坐着美梦,忙碌着时间,幻想着未来。就这样,等来了离校通知。

离校了,解放了,自由了,也该真真正正的空虚了。不解释,这些话,她懂。第一份工作,只是为了将就过年有零用钱,跟梦想无关,轻装上阵,享受了刚入社会的第一份快乐时光。这份快乐,跟汇元前台佳丽有关,跟华哥有关,跟美丽姐有关。有个熟的像亲人一样的美女在身边,做事也更大胆,心里也更畅快。畅快的怕不仅是我,还有我们的美丽姐,腿长身高气质靓,远远再甩飘柔香,英雄忘了战场,丑女恨断心肠。有点夸张,不然表达不了她在酒店掀起的热浪。酒店长跑活动,会有人不为活动,不思奖金,只为抓个机会,搭讪美丽;地方会议颁奖典礼,毫不犹豫,首席美女美丽姐;就连本人劳心劳肺排练的部门元旦文艺节目,核心吸睛人物更是美丽姐。此外,在美丽的班上,总会遇到帅帅的保安,不是要球球号,就是要手机号,除了部门领导,她是我们的娱乐头条。事实证明,美丽姐不是浪得虚名,但是否有如方仲永便后续见分晓了。当然,没人希望是,我更不希望。

岁月妒红颜,晃眼又是一年的九月,宽心的是,这个九月,我们还在一个城市,我们还可以一起大半夜在钟楼游荡,我们还可以在兴正源快餐店坐坐,还可以拿着手机无厘头的自拍,还可以手牵手,你一言我一句,好像一切如初,貌似未曾分离,甚至觉得比以前更为亲昵。岁月飘逝,留痕已存,有些改变细心的会发现,毕竟我们开始入流社会了,毕竟我们开始经营自己生活了,毕竟我们不在十七八了。

一种清淡的沧桑是岁月无情的涂抹在了她的眼眶周围,但正因这不及当初明晰深亮的眸子,更折射出她的华实,她生活的真实。那些曾经的浮夸和飘渺的光芒正逐渐的被社会大浪淘洗,留下的都是精华,留下的都是岁月的恩赐,留下的都是不可忽视的曾经,那个曾经里有我们一起牵手走过的影子。

曾经踏着月光,在操场练舞,汗水湿了脸庞,星星格外明亮;

曾经林荫道旁,挥洒兵乓,在你恍惚的时候往往被我措不及防;

曾经烂泥操场,踏着你大大的脚印,一发不可收拾的互诉衷肠;

曾经地下食堂,尾随你的后方,总能无意扫见,总有人将你偷偷打量;

曾经雨里张望,为各自的故事,流泪,后望,又一起狂笑,没有他,生活照样活色生香。

曾经无人小巷,星空里诉说美好的梦想,总被你有意无意的凉水相向,将我从半空拽回地上;

曾经的单人床,我们一人一半,总觉得你半夜偷偷卷走了我被子的一半,于是又在梦里拉扯乎,醒来,往往是你少了一半。

曾经,..................

曾经,美好的曾经,一辈子,怕仅此一次。

相逢又告别,归帆又离岸。珍惜拥有的岁月,美好的曾经只做收藏,那是心里一丝温度的寄放,未知的路上,一切遐想都是没有意义的导航,但还是诚愿未来的旅途一路顺畅。默默的记下这一路属于曾经和现在的与美丽的流水账,悄悄的行走岁月深处,希望风雨里的我们更加坚强,往后的日子还可牵手漫步夕阳,话话你的我的那些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