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芝麻的故事

芝麻的故事

新天地平台计划软件 5 0 2020-01-05 07:05:11
芝麻的故事

芝麻的故事

作者: 李胜芝 2015年11月06日散文随笔

家乡的小镇,是个历史悠久的老镇,与常德、汉寿相通,加上水运较为便利,因此,商贸流通曾经非常活跃,小镇的芝麻批发更是久负盛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是湖南省最大的芝麻集散地之一。 儿时,小镇便成了我心中最繁华和最具诱惑的地方。 平时,我总想从母亲那里揽些上街买芝麻买日用品等的活儿,以便名正言顺地去镇上溜达几圈,可每次得到的答复是,你还太小,等长大一些再去吧。

家乡人一直有着喝擂茶的习俗。 听村里一位知识渊博的长者说,此事还得从尉迟恭修建距小镇数里的龙牙寺说起。 那年,尉迟恭带领数万人来修龙牙寺,驻扎在小镇后面。 入夏季,久无雨,瘟疫便开始在小镇流行起来,土卒大批受感染,无药可治。 这时,一个老婆婆在镇上开了个擂茶店,她向士兵与病人施舍擂茶,喝了擂茶之后,瘟疫竟离奇般地好了。 或许这只是一个传说,但喝擂茶的习俗,就这样在家乡流传了下来。

我眼巴巴地盼着自己快快长大。 无意中,听大人们说,小孩是睡着了的时候长个子。 每晚,我便自觉地早早爬上了床,做着五彩斑斓的美梦。 在梦里,我常梦见自己忽地长大了。

母亲三十岁生日,我终于盼来了一个去小镇买东西的机会。 父亲一大早把我叫醒,慎重地递给我两元钱,要我去镇上买些菜和芝麻。 我心花怒放,把钱藏进兜里,正准备离去,却被母亲叫住。 母亲在我们村算是很会过日子的那种,精打细算更是很有一套的。 她把一小蓝鸡蛋交给我,换走了我手里的钱。 原来,她是要我去卖鸡蛋,然后用卖完鸡蛋的钱去买东西。 父亲不放心,追出来老远,我却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着,一定完成任务。 在母亲鼓励的目光中和谆谆教导之下,挎上篮子,快步朝小镇走去。

一路上,萧瑟的冷风吹来,夹杂着丝丝寒意,而我仿佛感觉母亲的目光一路相随着,心里暖暖的。 那目光似一种期盼,给我增添了一份莫名的踏实和大胆。

刚走到街口,我便学着母亲教我的招数,大声朝来往的人群吆喝起来:“鸡蛋哦,卖鸡蛋”。 果然,我的叫卖声引来了许多人。 最后,一位中年妇女走到我面前,左挑右选,最后把一篮子鸡蛋全卖走了。

我揣着钱,像一个小大人似的,神气地游走在琳琅满目的摊位间,耳边不时传来商贩们的叫卖声……

童年的我,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尤其是面对大人们的话题,总爱问“为什么”和“怎么的”,这些未知和困惑,就像一串串无序排列的问号,为此,也不知道挨过母亲多少骂。 有一次,邻家伯母来邀请母亲去她家喝擂茶,我偷听到她对母亲说:你去我家喝擂茶咯,我昨天在镇上买了一些几好芝麻呢,雪白雪白的。 无意中记起伯母的话,我顿时恍然大悟,心里自信地认为,越白的芝麻自然是最好的。

曾经,我也陪母亲买过芝麻。 芝麻摊位前,大都置有圆形竹制盘子,大盘小盘的芝麻,堆得如小山似的。 那时,没什么零食吃,小小的芝麻粒粒竟也对我产生了无穷诱惑。 我便偷偷躲在母亲身后,用食指蘸了些口水,伸进芝麻堆里,轻轻一搅合,手指上便沾满了芝麻,趁人不注意时,快速把手指放入嘴里吮吸,芝麻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我嘴里的零食了,咀嚼起来,又脆又香的,余味无穷。

想到这些,我口水似乎快流出来了,便抿了抿嘴,仰着头,学着母亲的样子,径直走到芝麻摊位前,将手伸入芝麻盘里,边搅拌挑选,边和摊主讨价还价着。 摊主见我举棋不定,便热情地向我推荐身旁一个小盘子里的芝麻。 那芝麻看上去很白,价格还便宜五分钱一斤。 我算计了一下,觉得很划算,就买下了……

提着芝麻,顺道买了些菜,我便满心欣喜地匆匆往回走。 还没跨进家门,就兴致勃勃地大喊,妈,我帮您买了镇上最白最便宜的芝麻。 母亲有些疑惑,便急忙查看,然后失声大笑起来。 原来,母亲发现我买的芝麻里面掺杂了很多白白的碎米。 那刻,我恍如被冷水浇了头,羞愧得像打了霜的茄子一般低下了头。 偷瞟了一眼母亲,却见她面带微笑,神色和蔼,慈祥的目光正传递着安慰和鼓励……

如今,母亲的目光依然伴随着我,只是岁月如轮,一圈一圈地沉淀在她的瞳仁里,变得有些浑浊了。

新天地平台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