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美文>经典美文>莫问奴归处

莫问奴归处

网络网站被黑不让提款账户异常审核未通过怎网络网站被黑不让提款账户异常审核未通过怎 1 0 2020-08-26 03:44:07

  一

  南宋淳熙九年八月十三日,中秋佳节就要到了。

早朝早早地散去,孝宗皇帝也坐步辇回到了后殿。

日色转午,阳光明媚,照在黄色的琉璃瓦上,分外鲜明。

  孝宗皇帝在宫女的伏侍下,脱下了衮服冠冕,换了素纱圆领单衫,套上合裆单筒裤,又戴好幞头,穿上丝履。

他起身出殿,沿着两旁开满芙蓉花的甬道向凤凰山缓步走去,两名内侍和两名宫女紧紧地跟在后面,宫女手捧茶盏,手巾,两名内侍则拿着早朝时的奏章,端着交椅和翘首的几案。

  孝宗皇帝心情愉快地穿过一片竹径,看到从山上淌下的清清泉水漫过上山的石子甬路,潺潺如浅溪,孝宗小心地绕过水洼地,踏过一片绿草茵茵的草地,再拾阶往上走。

接连几日的秋雨,遍地黄叶。

日影洒落在树柯间,孝宗皇帝沿着石阶信步登上凤凰山。

这是皇宫的最高处。

这时候,晨雾已经散去,天色澄清,临安城一览无余。

山顶上几株虬松边屹立着攒尖顶的凌穹亭。

亭檐的转角向上翘起,舒展如鸟翼。

亭内的天花装饰着藻井,彩绘着“双龙戏珠”的图案。

  因为走了好长一段山路,孝宗身上微微出汗,宫女连忙递过手巾。

孝宗接过手巾在脸上擦试了一下。

内侍也摆好了椅、案和茶。

孝宗撩袍坐了下来。

他在想,自己当皇帝今年正好二十年了。

从登基之初,自己就抱定励精图治的决心。

躬揽权纲,整顿吏治,裁汰冗官,大至军政国事,小至州县狱案,自己都要亲自过问。

隆兴元年自己立志光复中原,收复河山,遂恢复名将岳飞谥号“武穆”,追封岳飞为鄂国公,并在临安建岳王庙。

又起用老将张浚北伐中原,虽遭败北。

却也迫使金朝皇帝金世宗提出“南北讲好,与民休息”,两国于隆兴二年十二月达成和议。

此后自己又倡导农业。

因此百姓富裕,五谷丰登,太平安乐,南宋已经有了中兴的气象。

  孝宗皇帝沉思着,忽然心里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

那金世宗完颜雍性格沉静明达,又善于骑射。

也和自己一样躬节俭,崇孝弟,信赏罚,重农桑,慎守令之选,严廉察之责,在大金国,甚至有人称他为小尧舜。

就连本朝秉性耿直的老夫子朱熹也说:“他金世宗若能尊行尧舜之道,要做大尧舜也由他。

”想到这里,他脑海里浮现出朱熹的慷慨激昂的面孔。

  他打开了奏章,这是早朝时宰相王淮呈送的,里面是浙东常平茶盐公事朱熹弹劾台州知府唐仲友的四份奏章。

最早的一份是七月十九日寄发的,最后一份是七月二十七日寄发的。

孝宗感到有点不同寻常。

便细细地看了起来。

  二

  七月的季节,暑气上浮,热气蒸溽。

台州府大堂上,明镜高悬的牌匾下,台州府吴通判坐在大堂上,两边衙役手拿黑红木杖。

朱熹一脸威严地坐着大堂屏风背后。

衙役如狼似虎一声吆喝,台州官妓严蕊被带上大堂。

她虽身着肮脏的囚服,仍掩不住年青和美丽。

“女子有色必无德。

何况是娼优。

”吴通判心里鄙夷地想,随即大喝一声:“堂下犯人可是严蕊?”严蕊答:“正是奴家。

”吴通判又问:“你可知罪吗?”严蕊低头答道:“奴家不知法犯哪条。

”吴通判说:“台州郡守唐仲友你可相识?“严蕊:”奴家识得唐大人。

”“如何相识,快说。

”吴通判大声喝道。

“奴家身为官妓,唐大人有宾客,自然唤奴家侑酒。

这般便相识了也。

”严蕊答道。

“只是侑酒?还做了什么事。

”吴通判步步逼问。

严蕊答道:“今年春上,桃花开后,在唐大人席上,因客人好词,听说奴家平时也写几句词。

唐大人便令以桃花为题即席赋词一阙。

”吴通判说:“所赋何诗,念出来。

”严蕊说:“奴家的拙词,念出来恐伤大雅。

”吴通判不耐烦地说:“你只管念来。

”严蕊只好念了一遍。

吴通判听罢说:“后来呢?”严蕊说:“宴散后奴家自然回去了。

”吴通判说:“你这女子,狡滑得很。

有人告你与唐仲友奸宿淫乱,可是事实?”严蕊说:“大人冤枉。

奴家风尘中人,属下九流。

怎敢有亵渎唐大人之心。

何况朝廷明文规定,郡守等官,虽然可以招官妓歌舞陪酒,但不可以留其侍寝。

唐大人为朝廷命官官,怎能不知?”吴通判大怒:“好个大胆狡滑的女子,看来不用杖刑你断不会招。

  朱熹以为能从严蕊这个弱女子身上打开缺口。

他原想别说用刑,就是一吓唬,这严蕊也得乖乖地招供。

没想到严蕊大杖四十之后,再加拶指,虽遍体鳞伤,仍紧咬牙关,死不招供。

朱熹想定是这台州衙门里的差役,平时得了那唐仲友的好处。

故意不重打。

想到这,他在屏风后对吴通判说:“立即将人犯解往会稽,重重拷问。

”并立即修书一封给会稽郡守,让他动重刑,务必让严蕊招供。

  三

  孝宗皇帝合上了奏章。

闭着眼睛仰靠在交椅上。

他想起唐仲友在几年前去信州上任前,自己在殿上召见他时的情景。

淳熙初年,朝廷任命唐仲友为信州郡守。

在辞别皇帝时,唐仲友对孝宗说:“理财之道,中正为主。

行令苛急则伤民,民伤则本蹶。

”他认为,地方官员应“谨守朝廷之法度,毋辄以私意而坏法度。

”淳熙六年十二月初一,孝宗皇帝又下诏任唐仲友为台州郡守。

难道短短二年光景,唐仲友就犯下如此多的罪行?

  原来朱熹在奏章中罗列了唐仲友八大主要罪状:一是违法收税,骚扰百姓;二是贪污官钱,偷盗公物;三是贪赃枉法,敲诈勒索;四是培养爪牙,为非作歹;五是纵容亲属,败坏政事;六是仗势经商,欺行霸市;七是蓄养亡命,伪造纸币;八是嫖宿娼妓,通同受贿。

  “这样的人会贪赃枉法吗?”孝宗在心里问自己。

挪用公帑用于宴请、招待宾客倒有可能,但是蓄养亡命,伪造纸币。

那可是抄家杀头的大罪啊。

唐仲友竟敢如此大胆,目无法纪?再说人犯严蕊也只是在供状中说“循分供唱,吟诗侑酒是有的,并无一毫他事。

”并没有承认嫖宿之事。

虽“再痛杖之,仍系于狱。

两月间,一再受杖,委顿几死”。

想必这女子也知道与官吏通奸,按律罪不致死。

何必要忍受酷刑,置生死于度外呢?这两件都不合常理。

那朱熹在奏章中力主朝廷对唐仲友“早赐罢黜,付之典狱,根勘行遣,以谢台州之民”。

还发誓,如果朝廷不处置唐仲友,就“议臣之罪,重置典宪,以谢仲友之党!”这不是要挟自己吗?孝宗心中不快。

“有人阴为主张,擅捂消息”这一定是指宰相王淮。

  接着孝宗又记起朱熹曾说过:“官无大小,凡事只是一个公字,若公时做得来也精彩,便若小官,人也望风畏服;若不公,便宰相做来做去也只得个没下梢。

”孝宗对朱熹的道德文章一向敬重。

“不过这公字又如何拿捏得准

#p#副标题#e#

  呢?”孝宗心里寻思。

另外,朱熹说金主也可做尧舜,早就让孝宗心存芥蒂。

“此事先放一放,等中秋过后再议。

”孝宗做了决定。

与先前相比,孝宗意志虽有些消磨,但他不是个庸主。

  四

  严蕊在大堂上受刑的时候,台州知府唐仲友正家中闷坐,想着初识严蕊的情景。

今年开春,唐仲友的一个居住在杭州的同窗来访。

此人姓赵,单字一个烨字,乃是皇室一脉。

只是他无意功名,在杭州郊外置有一个田庄,乐得做个田舍翁。

殊料中年丧妻,心中好不烦恼,便来台州散心。

老友重逢,自然格外高兴。

唐仲友便在府中摆上筵席,又邀了几个府中的幕宾作陪。

他知道赵烨爱词,忽然记起前日去营房,识得一个官妓叫严蕊,听说做的好词。

便叫仆人去营中唤严蕊来侑酒。

唐府的后院十分宽敞,院内种着竹、柏等,一片青葱。

几树梨花正粲然开放,尤其是桃花正艳。

  这边仆人已热腾腾地摆好筵席。

菜肴很丰盛,有东坡肉、炙骨头、炒白腰子、鸳鸯炸肚、蒸鹅、西湖醋鱼、炒鳝丝、藕鲊、莼菜汤、五嫂鱼羹。

唐仲友坐了首席,赵烨坐在他右边,还有衙门的几个幕僚相陪。

众人正开怀畅饮,仆人来报,严蕊来了。

待那严蕊进得门来,赵烨定睛一看,惊为天人。

看这严蕊,年龄在二十左右,略施脂粉,乌黑的头发盘在头顶,挽成“髻挽巫山一段云”的螺髻。

面颊两旁的鬓发上,插着金钗和玉簪,腕上套着金钏、珠钿等饰物,耳上坠挂着耳环。

上身穿着红色的罗衫,下穿着“裙拖六幅汀江水”的多幅罗裙,在腰间还配着一条绣花裹肚,更显俏丽。

形同玉笋一般的缠足小脚,穿着凤头绣鞋套。

莲步轻移,仿佛出水芙蓉。

  唐仲友对众人说:“这位便是会作词的严蕊姑娘。

”待严蕊向众人行了礼,唐仲友又指着赵烨对严蕊说:“这位是赵大官人,你今天可要陪好,老爷我有赏。

”严蕊含笑道:“奴家晓得。

”便伸手给赵生斟满了酒,笑语盈盈地说:“赵大官人请满饮此杯。

奴家敬你。

”赵烨看严蕊粉颈低垂,眼波流转。

早已是魂不守舍。

唐仲友见此情景,心里暗笑,嘴里却说:“严蕊姑娘,你一向作的好词,这位赵大官人也是极爱诗词的。

你能否以桃花为题,做一首词来。

”严蕊说:“谨遵大人之命。

”只见她略为沉吟,便启红唇念道:“道是梨花不是。

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

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众人一起拍手说好。

唐仲友有心撮合,便对赵烨说:“兄台以为如何?不妨点评一番。

”这赵烨红着脸,说道:“严姑娘这首词做的妙,别有逸趣。

无一句明说桃花,又句句在说桃花。

最后用五柳先生武陵源的典故点出。

妙啊。

”唐仲友笑道:“严姑娘词做的妙,赵大官人点评得也不俗。

真是珠联璧合啊。

”其他人也附合着说对。

  酒过三巡,唐仲友捋着胡子,略一思索,便对众人说:“诸位可曾听过苏轼给官妓脱籍的故事?”众人说:“我等不知。

大人说来听听。

  唐仲友说:“苏轼在杭州做通判时。

有一次,太守陈襄出外公干,由他代理政事。

有一名叫胡楚的官妓趁机向苏轼提出脱藉从良。

胡楚有一个外号叫‘九尾野狐’。

苏轼便提笔判道:‘五日京兆,判断自由;九尾野狐,从良任便。

’有个叫周韶的官妓也请求脱藉。

可她是陈襄的红颜知己。

苏轼很为难,只好写了一句话:‘慕周南之化,此意诚可嘉;空冀北之群,所请宜不允。

’这是苏老夫子信手拈来的两个典故,“慕周南之化”,典出《诗经?周南?关雎》,其中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之句;‘空冀北之群’,典出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

意思就是伯乐一过冀北,马群一下子就空了”严蕊叹道:“那周韶姑娘怪可怜的。

”唐仲友说:“正巧有一天,陈襄宴请太守苏颂,周韶在侑酒时就请求苏颂帮她脱籍。

苏颂久闻周韵的才情,于是指着廊下笼内的白鹦鹉说:‘若能以它为题,吟一首妙诗,我就替你向陈太守求情。

’那周韶正穿着一袭白衣,飘然若仙,她沉吟片刻,挥毫写道:‘陇上巢空岁月惊,忍看回首自梳翎。

开笼若放雪衣女,长念观音般若经。

’周韶最终如愿,脱离妓籍,跨进佛门,找到一个宁静的归宿。

”严蕊笑着说:“那大人也替奴家脱籍可好。

”唐仲友大笑:“好聪明的严蕊姑娘。

你词做得好,本大人先赏你两匹缣。

过几日便为你脱籍。

  打探消息的家人回来了,说在会稽严蕊受尽酷刑,有狱吏说:“你若招了就可免了皮肉之苦。

”严蕊说:“身为贱妓,纵然与太守有滥情,亦不至死;但事情有是非真伪,岂可妄言污蔑士大夫,就是死我也不诬告。

”唐仲友心里道:“真是个烈性女子。

  五

  一场秋雨正下个不停,宰相王淮坐着八抬大轿,被众多兵士簇拥着,走在临安城里的最繁华街道上,沿路林林总总的粮行、盐铺、绸庄、药材行、客栈、酒肆、茶楼在他眼前闪过。

“自从和金国讲和,二十年几乎没有战事。

国家才富庶起来了。

”王淮心里想着。

宰相王淮是唐仲友的姻亲。

唐家在家乡开彩帛铺,雕制印花版印染布料上的斑缬,他是知道的。

王淮想,唐家底下有几个恶奴也是有可能的,但若说唐家敢私自印制交子,此事绝无可能。

王淮心里想:“那朱熹把道听途说的事写进奏章,真是可笑。

  王淮宰相下了大轿,向皇宫的丽正门走去。

丽正门前有两排红色的拒马杈子。

有一排甲士在青灰色的城墙下守卫。

那城墙是用长方砖和香糕砖错缝平砌而成,十分牢固。

丽正门是皇宫的正门,装饰华丽,门为朱红色,缀以金钉,屋顶为铜瓦,镌镂龙凤天马图案,远远望去光耀夺目。

  此刻孝宗正站在选德殿的廊内,看着檐上的雨象珠帘一样往下落。

先德殿位于内廷深处。

皇帝经常会以内引、夜对、晚朝等方式,在此殿中召对臣僚。

看见王淮进来,孝宗皇帝笑着说:“风流太守惹风流了”王淮知道皇上是拿唐仲友曾写过的“太守风流似沈郎”那句诗打趣,心里稍安。

他双膝跪下:“拜见陛下。

”孝宗说:“此非大殿,不必拘礼。

”宫女拿来绣墩。

孝宗令王淮坐下说话。

  孝宗不悦地说:“王爱卿,朱老夫子连上五道奏章,参劾唐仲友,你查得如何?”王淮一向皮里阳秋,此刻见皇上发问,就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永嘉学派。

”孝宗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八九分。

原来在孝宗时候,永嘉学派是提倡经世致用、事功之学的一个学派,与朱熹的理学有冲突。

  孝宗有些不悦,叱道:“秀才争闲气。

”在孝宗的心里,也觉得朱熹太较真了。

高宗时上书弹劾秦桧被贬到海南的胡铨,

#p#副标题#e#

  晚年回到京城时,有一次看到一个歌女脸上的酒涡很可爱,情不自禁赞赏了几句。

朱熹为此特地做诗一首:“十年浮海一身轻,归对梨涡却有情。

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

”真是小题大作。

想到这,孝宗忍不住说了一句:“朱熹是不是还说过“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句话?”王淮起身答道:“确实说过。

不过他说是在驿站墙壁上看到的。

据说是一个儒生写的。

”孝宗忍不住提高了声调:“哪个儒生。

姓甚名谁?也不搞清楚就说。

再说这句话吧,‘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那尧舜时候都是黑夜喽?”王淮只能点头唯唯。

孝宗越说越气,指着王淮说:“爱卿年初举荐朱熹,说他‘学行笃实,拟除浙东提举,以倡郡国。

’现在好了,扯出个风流案了。

”停了一会,孝宗又说:“不过朱熹提的“社仓结保”之法还是可行的。

”王淮低头想了一下,说:“启奏陛下,以微臣的拙见,唐仲友一案不如让岳霖来审,那岳大人一向与朱熹交好。

若他审的话,朱夫子也就无话可说了。

”孝宗挥挥手:“爱卿即去办理。

”王淮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六

  唐仲友在家中听说严蕊已被岳霖当庭脱籍释放,心里十分高兴。

他反复吟着严蕊在堂上即兴作的《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孝淳熙九年九月,朝廷下令免去唐仲友的江西提刑职务,按提前退休论处,告“老”还乡。

  朱熹也向朝廷递交了《辞免江西提刑奏状》,带着家眷回到武夷山隐居讲学。

  转眼到了严寒砭骨的冬日。

一场大雪正下得紧,通向黄岩附近山上的石阶悄寂无人,只远远听到山上尼姑庵院里,风吹动檐下铁马的清音。

唐仲友穿着蓑衣,独自一人,一路踏着台阶,艰难地行进在风雪之中。

他走进庵院时,看见严蕊正手持竹帚,在一棵梅树下,扫石上的积雪,筛好后放置在一个瓦罐中。

两人在风雪中对视了半晌。

严蕊把唐仲友让进了庵内。

  庵内,煮茶的炉火正红。

唐仲友手捧茶盏看着严蕊,半晌他说了一句:“磨砖不能成镜,坐禅岂能成佛。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那是赵烨给严蕊的信。

  第二年的春天,又是桃花盛开的时候,严蕊走出了尼庵,被赵烨用一乘小轿接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