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读后感>名著读后感>培根随笔>破产千金去卖唱,被白居易追捧,她是千年来第一个经济独立的女性

破产千金去卖唱,被白居易追捧,她是千年来第一个经济独立的女性

41 0 2020-02-13 05:52:32

上次,我们一起聊了鱼玄机,便有小伙伴想到了薛涛。

薛涛也是位色艺双绝的才女,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并称唐朝女诗人top4,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才女top4。流传至今的诗多达90余首,比鱼妹还多40首,是公认的唐朝女诗人top1。

她凭借自创的“薛涛笺”成为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实现经济独立的女性,她书法了得,世人评价其行书颇有羲之遗风,王建说她是千古第一才女,后人甚至将她和杜甫相提并论。

从官宦人家的小姐,到丧父的孤女,从下九流的乐妓,到被发配到边境“慰劳军士”,她的人生充满坎坷,内心却依然赤诚,乱世中,她把一手烂牌打出王炸,成为了一道晚唐最靓丽的风景。

770年,薛涛出生于长安,说起来和鱼妹是老乡。 和很多才女一样,薛涛从小就十分聪明,八岁就出口成章。

薛爸对薛涛宠爱有加,某天想考考女儿,便指着院子里的梧桐说到 “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小薛涛应声接下两句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薛爸听了,为女儿的天资聪颖感到开心,可细想却品出一丝身不由己的意味,迎来送往,那不是青楼女子的做派吗?不免忧虑起女儿未来的人生。

据《薛涛传》记载,薛爸的反应是“愀然久之”,一脸忧愁。

小薛涛就在父爱中长大,度过了快乐的童年,但好景不长,为人正直的薛爸因心直口快,得罪了权臣,被贬到了离长安十万八千里的成都。

当时的四川交通极为落后,李白来了说“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我勒个去!这也太特么高了!老子去趟四川比他喵上天还难啊!

但天命难违,蜀道再难,也得上道,一家人就一路颠簸到了四川,到任不久,领导又派薛爸到云南出差,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薛爸在云南染上了疟疾,一命呜呼。

不是,疟疾这个病,有这么可怕吗?

所长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有。

清缅战争中,很多士兵得了疟疾,屡战屡败,当时的大将军傅恒,对,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傅恒。

他是这场战争的主将,他上奏说,前线三万一千兵,因为疟疾,就剩一万三,病死的比战死的还多。傅恒本人也得了疟疾,没几天也死了。 也就是说,在古代要是得了疟疾,那基本就可以挥挥小手绢,告别人世间了。

薛爸死后,留下薛涛娘俩相依为命,这一年,薛涛14岁。

孤儿寡母,日子难过得很,迫不得已,薛涛凭借“容姿既丽”,“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加入了乐籍。

乐籍是个什么地方呢?

古代经常打仗,有战争就会有俘虏,朝廷就把俘虏们的妻女聚在一起,强迫他们世世代代做奏乐的工具人,供人享乐,这是个很丧心病狂的事,乐籍就是这么个丧心病狂的地方。

乐籍的人叫乐妓,是下九流里的二流娼,身份卑贱,类似奴隶。

如姚雪垠《李自成》中所说:“她原是清白良家女子,持身甚严,并非出身乐籍,可以随便欺负。”

言外之意就是,乐籍女子可以随意欺负。正常人家的女儿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做乐妓的。 为了能活下去,小薛涛做了一名乐妓,儿时的诗一语成谶,这一年,她16岁。

唐代风气开放,乐籍是富二代官二代们休闲娱乐的最佳去处,也不乏有才情的女子,衍生出不少风流韵事,宛如古代版的娱乐圈,此时的薛涛就是一个刚入圈的180线小艺人。

那时的官员都是知识分子出身,单是漂亮还入不了他们的眼,还得能吟诗作词,而这正是薛涛的长项,专业对口的薛涛凭借美丽与才情,成功的从180线跨入18线,得到了名流的追捧,其中不乏白居易、刘禹锡、杜牧这样的诗坛大佬。

薛涛才名远扬,连名臣韦皋到任后,也点名薛涛来参加饭局,韦皋是西川节度使,是半个四川省实打实的一把手,说一不二的大佬。乐山大佛晓得伐?就是这位大佬监工盖起来的。

在一次省级party上,韦大佬命薛涛即兴作诗,涛姐不慌不忙的拿起笔,freestyle了一首《谒巫山庙》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此诗气势了得,意境恢弘,绝不似出自女子之手,韦大佬拍案叫绝,众宾客大为惊叹,此诗之于薛涛,有如棉花糖之于至上励合,月亮之上之于凤凰传奇,薛涛凭此诗一举成名,成功的从18线晋升到了2线。

此后薛涛便成了大佬的身边红人,据《鉴戒录》记载,二人是“或相唱和,出入车舆”,这一年,薛涛17岁。

大佬就是大佬,不仅带着薛涛游山玩水,出双入对,还让薛涛做自己的第一秘书,下属的文件,上级的精神,无一不经薛秘书之手,而薛秘书起草的公文,不仅文采斐然,而且条理清晰,极少出错。 久而久之,韦大佬觉得让薛涛做个编外秘书太辱没才华了,于是准备向领导申请,授予薛涛校书郎的官职。

校书郎属九品,官阶不高但门槛高,对学历卡得很死,只有进士才能应聘,白居易、王昌龄、李商隐无一不是从校书郎做起的,千百年来从未有女子担任过,而韦大佬竟想推举一个下九流出身的官妓。

最终这事在一群卫道士的强烈反对下泡汤了,但薛涛“女校书”的名号却彻底传起来了,以至于上千年后,人们在对才艺双绝的青楼女子放彩虹屁时,用的词仍然是“女校书”,薛涛经此一役,正式成为了1线当红女星。

人一红,就容易发飘。薛涛晋升一线后不免恃宠而骄。韦大佬是西川一把手,每天登门求见的官员纷纷走薛秘书的后门,走后门就不可能空着手,于是乎,古驰共芬迪一色,蔻驰与迪奥齐飞。

薛涛也是个酷姐,只要你敢给,涛姐就敢要。但涛姐对钱没兴趣,凡是贿赂,全部上交。涛姐享受的是那种被人臣服的感觉,幼年丧父,少年作伎,长久的不幸令她饱尝心酸与血泪,如今,官二代富二代们都大包小包的来溜须拍马,涛姐终于扬眉吐气。

就这样,闹出的动静一天比一天大,当时人说她“性亦狂逸”,社会上也流传了一些有的没的,韦大佬包养女明星啦,地方官秘书收人贿赂啦,这些风言风语让韦大佬十分介怀。

韦大佬一怒之下将她发配松州,以示惩罚,酷姐再也不酷了。

松州地处边境,人迹罕至,且当时西川军正与吐蕃在川藏打仗,松州也是战场。韦大佬就这样把薛涛发配到前线“慰劳官兵”,这一年,薛涛刚满20岁。

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姑娘发配到前线,会遭遇怎样一种命运?我不说你也猜得到。

此时的薛涛终于明白,自己的风光,不过是从韦大人那借来的,他高兴了自己就是亲亲心肝小宝贝,不高兴了自己就是京巴腊肠小土狗。

醒悟之余,她再也无法忍受,以“低到尘埃里”的姿态写了十首离别诗,请求回到成都。 其中《犬离主》更是将自己比作狗。 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无端咬着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

我就是您养的一条狗,承蒙您的怜爱,在您尊贵的家中生活了四五年。我的毛色好看,味道清香,从来不乱拉屎拉尿弄脏房间,因此得到了主人您的喜爱。可我犯了错误,伤害到了主人的客人,从此主人把我赶了出来,我再也不能陪伴在您身边了。 暗含的意思是,我被您赶出来是我咎由自取,但无论我人在哪里,都始终把你韦皋看作主人。

十离诗一首比一首心酸,一首比一首卑微,任何人看到心里都不是滋味,何况韦皋本就对薛涛有感情,不久后就把薛涛调回身边。

可想而知薛涛内心是多么挣扎、屈辱与痛苦,你永远不会懂得,一个女孩子,自幼出来江湖讨生活,所身受的种种苦难侮辱,而且还不得抱怨,不得解释,打落牙齿,要和血吞下,一样要多谢父兄叔伯多多捧场。

薛涛彻底明白,一个人要活成想要的样子,必须靠自己,也只能靠自己。

薛涛回到成都后,就用积蓄给自己赎身,在浣花溪畔买了个房子,离杜甫当年的草堂很近,说来也巧,薛涛生于770年,恰好是杜甫去世的那一年。

薛涛在院子里种满枇杷树,从此专心过起自己的小日子。

要说有才华的人,走到哪都能发光发亮。 薛涛嫌市面上的纸张过大,便自学造纸工艺,研究出了一套独一无二的纸加工绝活。用浣花溪的水,木芙蓉的皮,芙蓉花的汁制成一张张小纸,精巧淡雅,饶有意趣。

小纸香气扑鼻,风靡大江南北,人民群众称之为“薛涛笺”,很多人都是薛涛笺的忠实粉丝,白居易就曾托人向薛涛讨要薛涛笺,还点名要桃红色的那一款,《红楼梦》中迎春要给大观园画画时,宝钗也说“那薛涛纸写字,画写意,或是画南宋山水,最托墨”。

靠着薛涛笺,薛涛成为了文学史上第一个经济独立的女性。 造薛涛笺用的水井,人民群众称之为“薛涛井”。

用薛涛井水酿的酒,人民群众称之为“薛涛酒”。

你看看,薛涛一个人盘活多少产业? 就这样,薛涛每日读书造纸,吟诗作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不小心,又成了唐朝最牛的女书法家。

当时人说她的字“无女子气,笔力峻激”,一笔一画都如刀剑般铿锵硬气。北宋《宣和书谱》说她的行书颇有书圣王羲之的风韵“其行书妙处,颇得王羲之法,少加以学,亦卫夫人之流也”。

后来,韦皋卸任,高崇文接任,高崇文刚到就去看望薛涛。 再后来,高崇文卸任,武元衡来了,同样拜倒在薛涛的石榴裙下,经常请她喝下午茶,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西川前后九任节度使,无一不被薛涛的才情所倾倒。

渐渐的,薛涛老了。当年一线当红女星,名满天下的女校书,如今成了一名慈祥的老妇人。 虽然年老,但家国情怀未减分毫,西川动乱,她写下《筹边楼》激励将士们奋勇前进。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如此心怀家国又满身才华的女子,实属千古难见。 以至王建评价她: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意思是有才华的女子多了去了,但谁也比不上薛涛。 后来,她把浣花溪畔的房子卖了,筑起一座吟诗楼,换上素净的道袍,从此每日读书写字,晨钟暮鼓,直到832年去世,那一年,她62岁。

她当年的住所,被后人开辟为望江楼。那有一幅楹联,将她与诗圣杜甫相提并论: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烟雨。 她归葬在成都郊外的竹林中,墓旁种满了桃树,当朝宰相段文昌为她撰写墓志铭。

墓碑上写着“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所长觉得那是她一生最好的注脚,在古代,女性往往不被看作独立的立体,总是作为xx夫人,xx母亲出现,但凡美女,不是荡妇,就是祸水,但凡丑妇,不是恶女,就是阎罗,就连男人因好色犯下的错,都要怪女人“二八佳人体似酥,腰内仗剑斩愚夫”。

你在历史中翻来覆去的找,能在名誉上与男人同朝为官的女人,也不过只有三人,除陆令萱、上官婉儿外,就是西川女校书——薛涛。

所长从来认为,亡殷的不是妲己,沼吴的不是西施,乱唐的不是杨妃,祸国的也绝非褒姒,在古代男权社会,单一的女性是掀不起亡国的风浪的。

可每当男人因无能犯下错漏,总是女性来抵挡利剑与风霜,就是在这样令人窒息的社会中,薛涛凭借她的美丽,她的才华,她的巧思,她的赤诚和心忧天下的胸怀赢得了世人的尊重,温暖了晚唐的天空,屡经挫折,也从未心有怨尤自暴自弃,她用才情与智慧,把一手烂牌,打出了最好的结局。

希望现在看到这的你,也能拥有更远大、更无限的理想。唐朝有位叫上官婉儿的女性一生也足够传奇,想看的点【在看】,过800所长就开写!

标签:白居易独立
推荐培根随笔